珠康:藏传佛教迎来了最好的发展时期

  藏传佛教在西藏已有1400年历史,对西藏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有着深刻的影响。西藏自治区成立50年来,西藏宗教事务健康有序发展,人民宗教信仰自由得到有力保障,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制度相适应,对西藏各项事业的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珠康·土登克珠生于西藏那曲县,是第七世珠康活佛,同时,他也是全国政协常委、西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会长。身兼数职的珠康曾戏称自己是“最忙”活佛。的确,记者多次联系采访,珠康活佛都在下乡,或是弘扬佛法,或是扶贫助学,或是为百姓送医送药。8月,珠康活佛来北京参加会议,使记者终于有了与这位“最忙”活佛交流的机会。

  在西藏历史上,珠康活佛是藏北高原最受尊崇的活佛,属格鲁派。从第一世珠康活佛距今已有380多年的历史。1958年,珠康·土登克珠被认定为第七世珠康活佛,作为西藏和平解放后的首位转世活佛,他的坐床仪式受到了当时中国中央政府的高度重视,成为历代珠康活佛坐床仪式中最隆重的一次。

  活佛转世制度是藏传佛教解决教派和活佛传承问题的特有方式。藏传佛教活佛转世制度得到国家的尊重。目前,据最新统计,西藏现有活佛358名,其中60多位新转世活佛按历史定制和宗教仪轨得到认定。

  作为一名宗教界人士,珠康活佛见证了西藏自治区成立以来宗教事务的发展。“封建制度下的‘政教合一’使宗教被政治绑架,失去了纯洁性;自治区成立以来,社会主义制度下的新西藏‘政教分离’,僧众才真正获得了潜心修行、弘扬佛法的自由。”

  据珠康活佛介绍,目前西藏有各类宗教活动场所1787处,寺庙僧尼4.6万多人。近年来,自治区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利寺惠僧措施,使僧尼的修行环境得到进一步改善。自治区出资推进寺庙基础设施建设,目前全区70%以上寺庙实现通路、通讯、通电、通水、通广播电视,切实改善了寺庙僧尼的生活、修行条件;积极开展“社会公共文化服务进寺庙”活动,进一步加强寺庙体育公共服务体系建设,免费为全区20座寺庙配置价值120余万元的全民健身器材;自治区出台实施《西藏自治区寺庙僧尼参加社会保险暂行办法》,拨付1300余万元为全区在编僧尼补贴“两险一保”资金,使在编僧尼医疗保险、养老保险参保率分别达到93.3%、66.8%,最低生活保障实现全覆盖,并对全区所有在编僧尼进行免费健康体检,建立健康档案。

  “修行条件、生活条件的极大改善使广大僧众心里非常温暖。在下乡寻访时,他们很多人都向我表达了要知恩图报、饮水思源,爱国爱教、潜心修行,为推动藏传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维护全区和谐稳定作出应有贡献的心意。”珠康活佛说。

  中国国家主席习关于“治国必治边,治边先稳藏”的重要论述高度概括和凝练了边疆治理,特别是西藏工作在党和国家全局工作中的特殊重要地位。积极探索和构建寺庙管理长效机制,是西藏自治区一直探索的一个重大课题。2011年底,西藏自治区陆续选派优秀干部驻进全区1787座寺庙,与高僧大德和僧尼代表一起组成寺庙管理委员会或片区管委会,共同落实教育、管理和服务职能。西藏各地寺庙对僧人的请销假、举办佛事活动、财务、学习等管理皆有章可循、有法可依。寺管会还不定期要组织僧尼学习,内容涉及宗教政策、僧尼权益、法律与时政等。

  珠康活佛认为创新寺庙管理工作是一项从“管理”向“服务”转型的工程。“以戒为师,无戒无法。这些举措有助于广大僧尼潜心修法、爱国护教,善莫大焉!”他认为在现代社会学习一些必要知识既有利于僧尼了解社会,也有助于对宗教教义做出符合社会进步要求的阐释。

  近年来,中国政府对多处藏传佛教文化遗产采取了保护抢救措施,如对布达拉宫进行的大规模维修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为是“古建筑保护史上的奇迹,对藏文化乃至世界文化保护作出了巨大贡献”。2008年起,国家又投入5.7亿元人民币实施大昭寺、小昭寺、色拉寺、哲蚌寺文物保护维修工程。此外,佛教典籍也得到保护和传承:藏文《中华大藏经·丹珠尔》、《藏汉对照西藏大藏经总目录》、《因明七论庄严华释》等陆续整理出版,刊印大量藏传佛教的仪轨、传记、论著等经典的单行本。《西藏宗教源流与教派研究》、《贝叶经的整理、研究》、《活佛转世制度》等宗教研究机构、高僧、学者的有关佛教专著都正式出版发行。

  对此,珠康活佛表示感念:“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既是西藏的,是中华民族的,也是全人类的。国家这样不遗余力地加以保护,我们宗教界人士都深受鼓舞。”

  2015年7月10日,西藏佛学院第二届学制班和第七期边境偏远寺庙僧尼培训班学员圆满完成全部课程,举行毕业结业典礼。

  建于2011年的西藏佛学院位于西藏曲水县聂当乡热堆寺旁,是西藏第一所高层次藏传佛教综合性院校,汇集了藏传五大教派的高僧、学员,西藏佛学院借鉴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将现代学院式和传统经院式相结合的教学模式,分设了密宗、显宗、活佛三个学部,开设了法制、公共、佛学三类课程。西藏佛学院现有经师13名,全部是来自西藏自治区各大寺庙的高僧大德。珠康活佛担任西藏佛学院院长 。

  截至目前,西藏佛学院共举办了两届学制班、七期边境偏远寺庙僧尼培训班,学僧来自藏传佛教格鲁派、萨迦派、宁玛派、噶举派以及苯教,向各个寺庙输送近千名优秀僧才。

  在珠康院长看来,西藏佛学院的迅速发展与中央政府对藏传佛教的大力保护是分不开的。“当下,藏传佛教正呈现健康发展的趋势。藏传佛教的教育工作,在课程设置、教学方法等方面都精心研究,培养出了很多爱国爱教的优秀人才,形成了现代学院式和传统经院式相结合的新型学经制度,建立健全了藏传佛教学位培养授予机制。西藏自治区成立以来的实践证明,具有较高水平的综合性人才在寺庙教育和寺庙管理,特别是寺庙未来发展方向上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第六世热振活佛洛追嘉措·赤列伦珠是西藏佛学院第一批学员。在佛学院学习中,最令洛追嘉措兴奋的是他提交的关于藏传佛教教义中的环保理念方面的论文,获得了西藏首届藏传佛教教义教规阐释优秀论文“菩提之光”奖项一等奖。在论文中,他有这样的阐述:“因为人的欲望不同,产生了人与人、人与动物、人与自然的不和谐因素,从而导致了各种灾害的发生,因行善业而获得生态的和谐安详,反之迫害生态将会导致灾害频繁。”

  的确,在佛学院,学员的兴趣和关注点相当广泛。据珠康院长介绍除了研习佛法之外,爱国爱教、历代藏传佛教的高僧大德为国家统一、民族团结也做出了巨大贡献。各教派的僧众如何在现阶段与时俱进,提高自身素质;教法与时俱进对世界和平有何作用以及教义中的环保理念有何现实指导意义等,这些都是学员们经常探讨的话题。

  对于学院未来的发展,珠康认为推动藏传佛教学经制度改革,要建立全国性的藏传佛教教育体系,建立起以佛学专业教育为主体、以政治法律和文化教育为主线、以科学规范的教材内容、以教学和研究相结合的一整套教育教学体系,为广大僧尼求学晋升学衔创造良好条件,从而实现僧尼的属地晋学、管理有序的目标。

  为全面推广西藏佛学院成功的办学经验,提高广大僧众藏传佛教造诣,2011年,西藏佛学院那曲孝登寺分院挂牌成立。经过4年学习,首批学员于2015年7月举行毕业典礼。此外,西藏佛学院还多次举办偏远地区僧尼培训班,成为藏传佛教教育史上的创举。

  随着时代的发展,藏传佛教早已走出藏区,蜚声海外。珠康活佛不但经常往返于内地与青藏高原,还曾多次出国交流访问,足迹遍布缅甸、泰国、马来西亚、日本、澳大利亚、法国、德国、瑞典、比利时等国。

  在与外界交往中,珠康经常被问及藏传佛教如何与新时代的社会发展相适应的问题。珠康说“佛教的精髓是‘大慈大悲’,佛教的标准是‘不伤害任何生命’,佛教的特点是‘恶行自断’,佛教的宗旨是‘普渡众生’。这些思想对当下社会依然适用,佛教的教义不需要改革。”

  珠康活佛认为藏传佛教只有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才能有活力。现在,藏传佛教具备了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全部条件。

  “宗教的命运始终与国家的命运紧紧相连,只有国家繁荣富强,社会和谐稳定,宗教才能健康发展,佛家弟子才能专心修行。从佛教的本质、社会制度、政策法规等方面,现在藏传佛教都具备了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条件。”珠康说。同时,他强调藏传佛教界要在政治上克服分裂主义的渗透破坏,在宗教上克服一些领域存在的封建迷信思想障碍,分清佛教理论和封建迷信的区别。

  此外,他还指出藏传佛教要进一步加强自身建设,加强各教派之间的团结。“在西藏,藏传佛教的宁玛派、萨迦派、噶举派、格鲁派,苯教等,只是在证道方面稍有区别,在原则‘赞三宝’和最终目的‘证悟成佛’方面都是一样的,可谓‘一家人’。回顾藏传佛教历史,各教派融洽的时候,也是佛法弘扬得最好的时候,从而护国利民,使众生得利。”

  “随着中国综合国力不断增强,国际社会地位越来越高,作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佛教,经过两千多年的发展演变,在中国与儒家思想、道教等相互融合,成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今迎来了历史上最好的发展时期。”珠康活佛说。

  盛大庄严的展佛不仅吸引了众多当地信众,更有不少来自内地,甚至国外的信众前来朝拜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