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件量超过派件量!这里的乡村快递点不简单

  探索快递进村是一项充满挑战的任务,为了破解乡村物流单量少、运输成本高的痛点,贵州毕节中通对乡村快递点的从业者开展电商技能培训,通过“快递小哥+农产品带货人”的融合发展模式,打通乡村物流“最后一公里”。

  “奶奶,来新单了,浙江的两斤洋芋片。”这几天,贵州省毕节市响水乡青山村村民谢祥友一家都在忙着打包土豆片。前不久,青山村新开了一家物流乡村服务站。在服务站的帮助下,谢祥友尝试开起了网店。没想到生意还不错,好的一天能接到50多笔订单。

  “以前卖洋芋片都得开半个小时的三轮车到乡里的菜市去,有时候守一天到晚才卖三四十块钱。现在在网上卖,又不用拉着出去又不用守着摊位。有时候,我们快递打包都来不及。”谢祥友高兴地说道。

  收到订单,打包好,谢祥友只需发个信息,快递小哥就会上门把她家的土豆片、鸡蛋等农产品快递到全国各地。

  刘芳是青山村中通乡村服务站负责人。服务站开了不到一个月,除了每天将村民们网购的快递运回村里,他大多时间走乡串户,收购村民们零散的农产品进行网上销售。刘芳也成了村里的农产品带货人。

  “我们进港件多的时候一天有六七十票,少的时候只有二三十票。单靠进港件来维持运转很困难。我们通过联系附近的农户,把他们的土鸡蛋、土豆片,通过电商发到全国各地来增加出港件,维持我们的运转。”刘芳说。

  “快递进村最大的问题就是上行货量比较少,回程的车有时候还是空的。通过对乡村服务站的负责人做一些电商的培训,让他们把村里的农产品卖出去。现在部分网点的出港件已经反超了进港件,我们有些村级站点现在出港一天能有两三百票。” 贵州毕节网点负责人张连波表示,今年上半年,通过毕节中通发出的农产品总共有150万件,预计全年可能达到400万件。

  毕节市七星关区的大屯乡地处贵州和四川交界的峡谷地带,是离市区最远的一个乡,山高坡陡气候湿热,村里因地制宜发展了3000多亩柑橘,柑橘面积占全村作物面积的80%以上。大屯乡的快递点也同样用了“快递小哥+农产品带货人”的模式获得了成功。

  李勇是中通大屯乡快递点的负责人,村里超过一半的柑橘从他的快递点卖出去。“老一辈他们就只能到附近的乡镇上去销售,或者等贩子上门收购,价格受到很大的限制。如果我们换一个思路走电商,可以增加35%到45%的收益,有的甚至能翻一倍。”李勇说。

  李勇原来在中国海关工作,2018年,他决定回乡发展,最初他自己开了一家卖土特产的网店,发现发货要去很远的镇上,十分不方便,索性就自己开了一家快递点。他还组建了一个七个人的团队,大多是大学生回乡创业者,他们在从事快递工作的同时还负责教村里的人做电商,课程包括修图、网店运营、快递下单发货等。

  刘艳英毕业于安徽财经大学,目前是大屯乡烙烘村站点的负责人。她通过“快递+电商”的模式,把快递送到村民手中的同时,也帮助村民将农产品卖到全国各地。如今,烙烘村站点每天的派件量在80余票,而发件量也有50余票,高峰期更是能达到200票。“主要是村民们种植的五谷杂粮和辣椒等农产品。”刘艳英说。

  每天早上8点,中通的小面包车绕着大大小小的村庄开一圈,随后装满了柑橘、鸡蛋、蜂蜜、辣椒等农特产品去毕节网点发货;下午6点多,回程的车上又装满了要派送给村民们的包裹,里面是在外务工人员寄回来的衣服、玩具、小家电……此外,大屯乡村民们的网店还采用了一个互助模式,比如这家有蜂蜜,另一家有鸡蛋,则两家网店都上架这两个品类,任何一家产生订单,有货的一家都可以帮忙发货。这个独特的“快递进村”模式把原本零散的农产品订单集中发货。物流成本可以降到3到4块,还有效地提高了农产品的电商转换率,拓宽销售市场。

  在慢慢摸索的过程中,李勇的快递点也做得越来越好,高峰期每天派件达110多票,收件能达1000票,这个收派比在乡村快递点中是十分罕见的。而李勇自己在各个电商平台开的网店现在已达6家,旺季期间月销售额突破70万。

  近年来,通过大力推进快递进农村工作,中通毕节网点在七星关区开设近70家快递末端,其中有11个村级站点,服务范围覆盖20多个村。张连波认为,“快递进村”不仅仅体现在服务网络的建立,也体现在为农村产业发展提供动能的实践上。毕节中通以物流服务为基础,打造“快递小哥+农产品带货人”模式,引导和帮助农营电商,进一步打开农产品销路,未来还将持续把成功的经验复制到更多的乡村,让更多村民感受到快递的力量。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